徐仲玉老师关于“大学语文”的问题,还在等我们解答

先生。 徐仲玉。 上图

我生得太晚了。 我虽然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却没能上过徐仲玉老师的课。 真是一辈子的遗憾。 今天凌晨,徐仲玉先生逝世,享年105岁,令人痛心。

徐仲玉老师关于“大学语文”的问题,还在等我们解答

王先生丰厚的学术成就和高尚的品德在此无需赘述,但不得不提的是他主编的《大学语文》。 1981年,由徐仲玉主编的全国第一部《大学语文》教材问世。 40年来,仅全日制本科生教材《大学语文》就发行了3000多万册。

值得铭记的,不仅是教材的流通,还有编写《大学语文》的初衷。 在本书的序言中,有这样一段话:“现在很多大学生的汉语水平都很低,试问,如果连最基本的武器都掌握不了,怎么能正确理解科学知识,完美表达科研成果呢?” 祖国语言?”

1978年,另一位主张恢复“大学语文”课程的苏步青就任复旦大学校长后也曾表示:“如果允许分开招生,我的意思是先考语文 每节课,考完试卷,不合格,后面的科目就不考了,语文不行,别的也学不了。”

然而,目前的现实是语文的地位逐年下降,已经退出了教育的中心舞台。如果说中学语文的重要性不能因为高考的指挥棒还在, 那么大学语文的价值几乎被遗忘了。越来越多的大学把大学语文从必修课改为选修课,甚至完全取消。我的朋友中,有不少是国家重点大学毕业的,但他们 有 对大学中文的印象几乎为零。 这种现象很可能不是偶然的。

最近又到了高考志愿填报的季节。 不出所料,在热门专业排行榜上,文科专业的竞争力不值一提。 事实上,过去几年,“理科生看不起文科生”的观点屡屡出现在舆论场上,并逐渐深入人心。

这其中的原因并不复杂。 无论是从就业还是“钱途”的角度,文科专业都不占优势。 文科专业都这样,更何况是很多人认为没有实用价值的大学语文? 令人担忧的是,大学“失语症”或将不可避免。

回想当年,徐仲玉先生之所以主张恢复大学语文课程,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高校的文化素质教育与专业教育严重脱节,而且 大学生普遍存在人文知识匮乏、文化素养不足的问题。 那么,时隔30多年,这种局面是否得到了扭转? 这个问题总是让人的心往下沉。

说起许仲玉老师,人们总会想起一件往事——他在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时,宣布所有在华东师范大学取得成绩的学生 写作可以用文学作品代替毕业论文。 此举一改以往死板的单一考试要求,激发了学生的创作热情。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之所以成为80年代作家的摇篮,与徐仲玉先生的开明决断不无关系。

只是,时不时的,今天的学生还能坚持人文的理想主义,将自己的创作进行到底吗? 如果功利主义的价值取向太强,即使许仲禹先生像许仲禹先生一样博学多才,心胸开阔,他能保护好年轻一代吗?

毋庸置疑,在中小学校园里,看英文、学奥数的学生远远多于看语文课本的学生。 应该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即使在短至百字的朋友圈和微博发言中,也无法流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要学中文? 中文对中国社会的意义是什么? 这是徐仲玉先生留给我们的一个问题。 如果这位大师去世后,我们只记住他的名字,而不愿意实践他的理想,那么所谓的纪念就没有用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