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学的“语法时代”

唐晓敏

过去的语文教学非常重视语法的教学。 这有多种原因。 首先,它与我们的语言观念有关。 “语文”作为我国的基础教育学科,有多种解释,但最通俗的解释是,语文是语言,是文字,或者是口语和书面语。 这相当于说“语言”就是“语言”。 因为文字只不过是语言的符号。 因此,Chinese这个名字给了语法工作者一种自信和责任感,让他们觉得应该以照顾好汉语教学为己任。

其次,也是因为现实社会中有很多语法学家,语法研究似乎也有很多“成果”。 不禁让人哭笑不得:自从《马式文通》以来,我们的语法只套用了西方的语法体系,走上了一条没有前途的研究道路,一场顽疾导致了 药方太多了。 正如张志恭所讲述的:“如果说‘百家争鸣’,我们的文法领域就真正做到了,不只是百家百家,而是一本有文法体系的书,也就是一家。” 做语法好容易,语法研究自然“兴隆”,至少语法学家层出不穷。 正如张志功先生所说:“搞文法研究的人那么多,为什么那么多?……很容易出结果。比如给词分类,他把它分成八类,我 分为十类,还有子类等等,等等,成为不同的流派。 语法研究的兴盛,自然使语法学家们跃跃欲试,为中国教育做出一番贡献。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汉语语法的繁荣,对汉语教育的强烈影响,还有一个深刻的社会原因,那就是语法学家所做的工作具有一定的“相似性”结构。 语法学家倾向于分析问题,维护“正确”的陈述,批评“错误”的陈述。分析错误的句子,修改不标准的句子等,表面上看起来是“小事”。但这是建立一个 在使用语言的规范中,这个规范是唯一正确的,而批评错误的东西。潜在的想法是只有一种正确的使用语言的方式,而不同的方式应该被批评。可以说 语法学家把当时社会政治生活领域的一些东西转移到语言研究和语言教学中。

最后,对语法的重视其实是语文老师的心理所致。 对于许多语言教师来说,语法是他们的知识领域,甚至是他们唯一的专业领域。 不像别人不能分析文章的思想,所谓“深刻”也没有公认的标准,而且受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不可能追求独到见解 . 语法的优势在于它可以让中学语文教师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别人不知道。 可以说,当时的语法体系对于中学语文教育、学生语言能力的培养,甚至语言的学习是否有用都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于语文教师来说却是有用的。 此外,如果语法更难一些,那就更好了,因为它对其他人来说不太容易理解。 不难理解,近年来学术界和社会上讨论语法问题时,文艺界对语法系统的批评最为尖锐,几乎是异口同声,但语文教育中争论不休 圈子里,很多人明确表示反对语法教学。 褪色。

其实,在母语教育中,语法的意义不大。 而且,语言学家总结的汉语语法主要是基于印欧语系的语言学说,与汉语的实际不太相符。 近年来,语法在语文教学中不再具有以往的地位,是语文教学的一种进步。

唐晓敏

过去的语文教学非常重视语法的教学。 这有多种原因。 首先,它与我们的语言观念有关。 “语文”作为我国的基础教育学科,有多种解释,但最通俗的解释是,语文是语言,是文字,或者是口语和书面语。 这相当于说“语言”就是“语言”。 因为文字只不过是语言的符号。 因此,Chinese这个名字给了语法工作者一种自信和责任感,让他们觉得应该以照顾好汉语教学为己任。

其次,也是因为现实社会中有很多语法学家,语法研究似乎也有很多“成果”。 不禁让人哭笑不得:自从《马式文通》以来,我们的语法只套用了西方的语法体系,走上了一条没有前途的研究道路,一场顽疾导致了 药方太多了。 正如张志恭所讲述的:“如果说‘百家争鸣’,我们的文法领域就真正做到了,不只是百家百家,而是一本有文法体系的书,也就是一家。” 做语法好容易,语法研究自然“兴隆”,至少语法学家层出不穷。 正如张志功先生所说:“搞文法研究的人那么多,为什么那么多?……很容易出结果。比如给词分类,他把它分成八类,我 分为十类,还有子类等等,等等,成为不同的流派。 语法研究的兴盛,自然使语法学家们跃跃欲试,为中国教育做出一番贡献。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汉语语法的繁荣,对汉语教育的强烈影响,还有一个深刻的社会原因,那就是语法学家所做的工作具有一定的“相似性”结构。 语法学家倾向于分析问题,维护“正确”的陈述,批评“错误”的陈述。分析错误的句子,修改不标准的句子等,表面上看起来是“小事”。但这是建立一个 在使用语言的规范中,这个规范是唯一正确的,而批评错误的东西。潜在的想法是只有一种正确的使用语言的方式,而不同的方式应该被批评。可以说 语法学家把当时社会政治生活领域的一些东西转移到语言研究和语言教学中。

最后,对语法的重视其实是语文教师的心理所致。对于很多语文教师来说, 语法是他们的知识领域 壁架,甚至是他们唯一的专业领域。 不像别人不能分析文章的思想,所谓“深刻”也没有公认的标准,而且受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不可能追求独到见解 . 语法的优势在于它可以让中学语文教师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别人不知道。 可以说,当时的语法体系对于中学语文教育、学生语言能力的培养,甚至语言的学习是否有用都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于语文教师来说却是有用的。 此外,如果语法更难一些,那就更好了,因为它对其他人来说不太容易理解。 不难理解,近年来学术界和社会上讨论语法问题时,文艺界对语法系统的批评最为尖锐,几乎是异口同声,但语文教育中争论不休 圈子里,很多人明确表示反对语法教学。 褪色。

其实,在母语教育中,语法的意义不大。 而且,语言学家总结的汉语语法主要是基于印欧语系的语言学说,与汉语的实际不太相符。 近年来,语法在语文教学中不再具有以往的地位,是语文教学的一种进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