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观察丨“大学语文”课堂应该是什么样的?

[编者按]

近日,《光明日报》发表文章《“大学语文”的痛》,引发热议。 不可否认,在如今的大学课堂上,“大学语文”课依然处于边缘。 看这门课程所面临的尴尬,其实是为了体会它所承载的教育理念和教育使命。 “大学语文”课堂应该是什么样的? 我们邀请了相关高校的老师进行讨论。

众所周知,大学中文课程在高校的地位远不能与大学英语课程相提并论。 各高校和专业都有大学英语课程,还有全国性的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学校非常重视,学生自然不敢懈怠。 相比之下,大学语文总是显得尴尬。 尽管教育部表示要认真对待大学中文课程,但真正开设大学中文课程的学校数量有限。 即使有些高校开设了这门课程,也并不涵盖所有专业。 .

其实,大学华人的边缘化未必是坏事。 学生在大学阶段就开设大学汉语课程是有心理准备和一定心理预期的。 在课堂上,偶尔会遇到工科生因为学院没有开设大学中文课程而后悔不已,执意前来听课。 对于大学语文课上什么是满意的,学生们没有统一的答案。 但是,对于大学语文课不应该是什么样子,他们有一个非常一致的看法,那就是一定不能和中学语文一样。 他们中的许多人喜欢文学,但不喜欢中文课。 大学语文是一门通识性的人文课程。 它是以文学为切入点,旨在提高学生人文素养的课程。 它不是单纯的文学鉴赏课,也不是专门的写作训练班。 因此,边缘化可能会给它提供更多的自由发挥空间。 如果成立大学语文课程组,编制一套教学大纲,再组织统一试题的考试,这样的大学语文课程就失去了一般人文课程应有的独立性。

在我看来,大学语文课作为通识文科课程之一,确实可以如学生所希望的更名为大学文学课,注重发挥教师的研究特长,结合专业特点 真正引导学生打通学科领域,将人文追求融入到各自的专业研究中。 就我个人的教学经历而言,我曾多次为建筑学院的学生讲授大学汉语课程。 根据同济大学的学科特点,尝试从园林文化入手,以文学作品为媒介,涉及相关的隐士文化、宴席文化、书画艺术、戏曲艺术等,探讨园林生活 古代文人与学生合影。 分析古典文学与古建筑文化的关系,鼓励学生将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相结合,更好地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在精神,从而激发学生在本学科中审视传统文化的兴趣。 同学们在雨中思索王玉成的竹舍,在悠扬的昆曲声中感受园林亭台的神韵,进而在古典文化与现代建筑的交织中抒发思绪。 不少同学在课堂上进行了精彩的演讲,或比较中西建筑文化的差异,或畅谈中国传统戏曲的传承与古建筑的保护。 加入一些自己专业角度的新鲜观点,与建筑文化进行最直接的主题碰撞。 至于艺术与传媒学院的大学中文课程,则更有发展空间。 学生会为文学作品作曲,课程结束后会想到某个学科活动中提到的昆曲保护,然后去专程参观拍摄。 正是因为大学语文课程的边缘化和非同质化,才有了这样的可能。

据此,如果给经济学专业的学生讲《霍知外传》,他们一定很感兴趣; 如果你和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谈论王尔德、艾略特、里尔克,他们应该是无法抗拒的; 如果有机会和医学院、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的同学一起探讨《诗经》中的生殖崇拜、飞禽走兽、植物树木,那一定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总之,作为通识文科课程之一,大学语文课的文学作品解读更注重对其文化内涵的挖掘。 大学生不是知识的被动接受者。 文学作品中表达的对生命的关怀和对世事的洞察,能引发他们的探索和思考,近期可能影响他们的专业研究,远方可能影响他们对人生的追求。 大学华人要做的是亲切真诚的引导。

(本文作者为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