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语文教育之路

唐晓敏

古汉语,我学的是汉语。 在现代汉语中,学习的内容大部分也是汉语,只是汉语的概念和学习方法西化了。

在中国古代文化中,“语”与“文”之间,重的是“文”,而不是“语”。 现代汉语教学则相反。 重点是语言,而不是“文本”。

中国古代语言的教育者基本上都是思想家和文学家。 我们今年说的“语言大师”,都是文学大师。 如庄子、司马迁、韩愈。 现代语言教育工作者大多具有语言背景,也有部分具有外语背景。 例如,著名的语文教育“三老”中,卢书祥和张志功都毕业于外语系。

古汉语学习以“文”的特点为基础,注重对文字、感受、想象、情感、朗读和背诵的整体把握。 现代语文教育基本上是按照学科、重思、默读、“分析”、“提问”的方法来学习语文。

在中国古代的语言教育中,所教所学都是中国自己的东西,也珍视自己的文化。 现代汉语教育是在洋务化背景下形成的。 他们认为,中国自身的文化落后是现代化的障碍,应该受到批评,至少不能再被学习了。 即使有的学了,也是越少越好; 拼音字,正因如此,贬低汉字是自然的。 这就是中国现代语文教育走过的路。

唐晓敏

古汉语,我学的是汉语。 在现代汉语中,学习的内容大部分也是汉语,只是汉语的概念和学习方法西化了。

在中国古代文化中,“语”与“文”之间,重的是“文”,而不是“语”。 现代汉语教学则相反。 重点是语言,而不是“文本”。

中国古代语言的教育者基本上都是思想家和文学家。 我们今年说的“语言大师”,都是文学大师。 如庄子、司马迁、韩愈。 现代语言教育工作者大多具有语言背景,也有部分具有外语背景。 例如,著名的语文教育“三老”中,卢书祥和张志功都毕业于外语系。

古汉语的学习,以“文”的特点为基础,注重对文章的整体把握,注重感受、想象、情感,注重朗读和背诵。 现代语文教育基本上是按照学科、重思、默读、“分析”、“提问”的方法来学习语文。

在中国古代的语言教育中,所教所学都是中国自己的东西,也珍视自己的文化。 现代汉语教育是在洋务化背景下形成的。 他们认为,中国自身的文化落后是现代化的障碍,应该受到批评,至少不能再被学习了。 即使有的学了,也是越少越好; 拼音字,正因如此,贬低汉字是自然的。 这就是中国现代语文教育走过的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