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语言融入生活

20年前,我认识了陈军老师,他是上海的特级校长,特级教师。 最近收到了他的新作《我的中国生活》,读了之后,有些感悟。

一是看老师幸福的秘诀。

《我的中国生活》如江水一般,展现了陈军丰富充实的中国生活——启蒙、教训、方法学习、考察考察、论证。 “启蒙”既包括少年时父亲教他古文读写的经历,也包括他从教开始的光辉时刻,即全县开课之时。 《磨课》表达了陈军对课堂的感慨,磨的是课也是生活。 “修行法”源于陈军“喜欢出人意表”的想法。 上课只有寥寥数语,却像豆浆一样细腻。 这就是陈军“教”的方式和手法。 “游学”是语文教师又一次高质量的读书活动。 他们走访全国各地书院,继续弘扬传统文化。 对于“论证”,陈军从未停止过对语文教学的改革和对课堂教学的思考。

继深入教学、广博学习、热情写作之后,陈军在本书出版后又添上了高水平的“写作”。 当你思考和感受的时候,那些飘飘然的字眼,不就是代表着生命的重生吗?

陈军在“我的启蒙”环节讲了一件小事。 每次写作,他都要打草稿。 “草稿是在散步中完成的。” 他的状态让我想起了《后记》中的话:“把生活活成中国人,把中国人活成生活,是我越来越明确的追求。” 大概只有把中文和生活融为一体的老师才会有这样的可爱和可敬。

二是探索畅通的汉语之路。

在多年的教学过程中,陈军一直在教授《论语》,从20世纪80年代“教法”的研究,到21世纪初“时间与实践论”的提出,以及 再到2014年《论语》教育思想的提出,从“六正”到“疑、问、点对点语文阅读课程”的探索,陈军将传统的精髓转化为 中国思想文化融入现代汉语教学智慧,“默默探索出一条汉语教育之路”。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复杂的教育环境下,陈军和蔡青开创的“教法”依然卓尔不群。 所谓辅导,是指针对学生学习过程中存在的知识障碍和心理障碍,采用点睛之笔和排查方法,激发学生思考和研究,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我的中文生活》中,陈军讲解了“提点法”的基本原理,以及语文教师实施“提点法”的基本能力和要求。 从学习目的、学习心理、学习兴趣、学习方法等方面入手。

2018年秋季,陈军再次启程学习《疑惑语文阅读教程》。 面对浩如烟海的文史典籍,他着重“追问思想简史”,引导学生细读深思,着眼于“此人的成长”。 语文教学之路是平坦的,首先要延续热血,再传承创新。 陈军丰富的语言生活恰恰为他的探索和思考提供了源泉。

第三,乐见中国教育精神。

陈军读《论语》近50年。 他的父亲早在七八岁就教他读书。 ,“非常认真地学习了杨伯钧编着的《论语》”; 后读《礼》,用10年时间钻研教育教学基本原理; 读《论语》中的故事,思考“人”的教育。 在《我的中国生活》中,《论语》的踪迹随处可见,每一章每一节都突然出现孔子师生教育对话的场景,“我看到一个活孔子,一个活生生的学生” , a living Thoughts”…

由此,陈军开始反思教育:“我们的改革一直是向西方现代学术体系和课程学习,虽然这是必要的价值取向, 我们应该从中吸取教训,我们自己原来的东西越来越被遗忘。” 陈军并没有止步于批评,而是在教学中“以语文科创学”。《哲学经典导论》、《中学生简约简明文学史实训班》等。

陈军 君认为,有两种“传”:一种是“传与传”,统一于一尊,代代相传;“传”与“不统一”,是“开”的能力,“传” “生命是由思想的活力决定的。中国教育的精神是传统而不是传统,善于思考,自强不息。因此,我们都可以创造“我的语言生活”。这大概就是陈军给我们的“启示”

(作者单位上海市松江区教育学院)

《中国教师报》2022年3月16日第9版

作者:谭永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