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论”误导汉语百年

唐晓敏

在理工科的学习中,知识是非常重要的。 但学习语言,知识的价值是有限的。 要学会说话,孩子不需要知道语言知识。 孩子们通过模仿大人来学习说话。 写作能力的获得也需要大量阅读和体验作品,写作知识的价值并不大。 鲁迅早就说过,他写小说不是靠看《怎样写小说》这样的书,而是靠读百部文学作品开始写小说。 其他作家也是如此,比如巴金说他写散文是因为背诵了《古文观志》。 其实,这正是中国几千年华文教育的成功经验。 古人认为学习一门语言需要多读多写。 你读和写的越多,你的阅读和写作能力就会越好。

唐晓敏

在理工科的学习中,知识是非常重要的。 但学习语言,知识的价值是有限的。 要学会说话,孩子不需要知道语言知识。 孩子们通过模仿大人来学习说话。 写作能力的获得也需要大量阅读和体验作品,写作知识的价值并不大。 鲁迅早就说过,他写小说不是靠看《怎样写小说》这样的书,而是靠读百部文学作品开始写小说。 其他作家也是如此,比如巴金说他写散文是因为背诵了《古文观志》。 其实,这正是中国几千年华文教育的成功经验。 古人认为学习一门语言需要多读多写。 你读和写的越多,你的阅读和写作能力就会越好。

现代语文教育摒弃了传统语文教育的成功经验,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把学习语言当作学习“语言知识”。 人们认为,只有学习“语言知识”,才能读写。 《汉语一百八课》主编叶圣陶夏勉尊贯彻了这一理念。 教材中有选文带“文华”,“文华”是重点。 “文华”就是文章的“知识”。 叶圣陶认为,学了《文华》,就能读书写文章。 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在现代汉语中,由于一直强调语言知识的重要性,学习的重心都放在学“知”上,看作品的时间不够。 结果是学生心理贫乏,头脑空虚。 他们能写什么?

唐晓敏

在理工科的学习中,知识是非常重要的。 但学习语言,知识的价值是有限的。 要学会说话,孩子不需要知道语言知识。 孩子们通过模仿大人来学习说话。 写作能力的获得也需要大量阅读和体验作品,写作知识的价值并不大。 鲁迅早就说过,他写小说不是靠看《怎样写小说》这样的书,而是靠读百部文学作品开始写小说。 其他作家也是如此,比如巴金说他写散文是因为背诵了《古文观志》。 其实,这正是中国几千年华文教育的成功经验。 古人认为学习一门语言需要多读多写。 你读和写的越多,你的阅读和写作能力就会越好。

现代语文教育摒弃了传统语文教育的成功经验,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把学习语言当作学习“语言知识”。 人们认为,只有学习“语言知识”,才能读写。 《汉语一百八课》主编叶圣陶夏勉尊贯彻了这一理念。 教材中有选文带“文华”,“文华”是重点。 “文华”就是文章的“知识”。 叶圣陶认为,学了《文华》,就能读书写文章。 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在现代汉语中,由于一直强调语言知识的重要性,学习的重心都放在学“知”上,看作品的时间不够。 结果是学生心理贫乏,头脑空虚。 他们能写什么?

唐晓敏

在理工科的学习中,知识是非常重要的。 但学习语言,知识的价值是有限的。 要学会说话,孩子不需要知道语言知识。 孩子们通过模仿大人来学习说话。 写作能力的获得也需要大量阅读和体验作品,写作知识的价值并不大。 鲁迅早就说过,他写小说不是靠看《怎样写小说》这样的书,而是靠读百部文学作品开始写小说。 其他作家也是如此,比如巴金说他写散文是因为背诵了《古文观志》。 其实,这正是中国几千年华文教育的成功经验。 古人认为学习一门语言需要多读多写。 你读和写的越多,你的阅读和写作能力就会越好。

现代语文教育摒弃了传统语文教育的成功经验,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把学习语言当作学习“语言知识”。 人们认为,只有学习“语言知识”,才能读写。 《汉语一百八课》主编叶圣陶夏勉尊贯彻了这一理念。 教材中有选文带“文华”,“文华”是重点。 “文华”就是文章的“知识”。 叶圣陶认为,学了《文华》,就能读书写文章。 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在现代汉语中,由于一直强调语言知识的重要性,学习的重心都放在学“知”上,看作品的时间不够。 结果是学生心理贫乏,头脑空虚。 他们能写什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