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文报”

我有两本《语言新闻》合订本。 所谓合订本,就是自己一期一期地收集起来,然后装订成册。 40多年过去了,纸张微微发黄变脆,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但沁人心脾的墨香犹在,梦想犹在,温暖与鼓励犹在。

记得高二那年,来了一位新语文老师。 老师个子不高,但很魁梧。 他简单的自我介绍让我们捕捉到了一个励志的故事。 他是文革后第一批恢复高考的大学生之一。 考上大学时,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为了离开贫瘠的山村,给自己和孩子一个更好的未来,他补上了自己荒废的学业。 别人打牌,他学习,别人睡觉,他学习,别人打牌。 最终,他脱颖而出,成为了第一只飞出他们村子的金凤凰。 他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们一个牢不可破的道理,那就是“知识改变命运”。

我的“中文报”

他不仅让书中的课文引人入胜,还带领我们探索课外知识的海洋。 从此,我的书包里就不仅仅是课本了,有时还会多出一本《简爱》、《少年维特的烦恼》、《茶花女》等等。 正是这些文学名著,将我带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文字的世界。 通过阅读,我的作文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 为了鼓励我们努力学习,每次期中考试或期末考试成绩在85分以上,老师都会免费奖励我们一学期的《华文报》。 我是一个每次考试都要赢的人,所以我有我的《华文报》合订本。

那时候,《华报》好像是期刊,每期0.7毛钱。 钱虽不多,却是老师无私奉献的写照,是老师对学生寄予厚望的写照,是老师为学生点亮的一盏明灯。 因此,《华文报》不仅开阔了视野,也给教师以鼓励和温暖。

《华报》博大精深的知识深深地吸引了我,使我原本不明朗的理想豁然开朗。 考入大学,报考中国语言文学系,毕业后成为一名作家。 让我用文字的力量,批判当下的恶,歌颂善。 所以,《华报》有我青春的足迹,有我青春的理想,是我为理想奋斗的缩影。

小小的《华报》陪伴我走过了40多年的风风雨雨。 虽然书刊种类繁多,网络小说一应俱全,但我还是深爱着我的《华文报》。 语言报纸。

我有两本《语言新闻》合订本。 所谓合订本,就是自己一期一期地收集起来,然后装订成册。 40多年过去了,纸张微微发黄变脆,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但沁人心脾的墨香犹在,梦想犹在,温暖与鼓励犹在。

记得高二那年,来了一位新语文老师。 老师个子不高,但很魁梧。 他简单的自我介绍让我们捕捉到了一个励志的故事。 他是文革后第一批恢复高考的大学生之一。 考上大学时,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为了离开贫瘠的山村,给自己和孩子一个更好的未来,他补上了自己荒废的学业。 别人打牌,他学习,别人睡觉,他学习,别人打牌。 最终,他脱颖而出,成为了第一只飞出他们村子的金凤凰。 他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们一个牢不可破的道理,那就是“知识改变命运”。

他不仅让书中的课文引人入胜,还带领我们畅游课外知识的海洋。 从此,我的书包里就不仅仅是课本了,有时还会多出一本《简爱》、《少年维特的烦恼》、《茶花女》等等。 正是这些文学名著,将我带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文字的世界。 通过阅读,我的作文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 为了鼓励我们努力学习,每次期中考试或期末考试成绩在85分以上,老师都会免费奖励我们一学期的《华文报》。 我是一个每次考试都要赢的人,所以我有我的《华文报》合订本。

那时候,《华报》好像是期刊,每期0.7毛钱。 钱虽不多,却是老师无私奉献的写照,是老师对学生寄予厚望的写照,是老师为学生点亮的一盏明灯。 因此,《华文报》不仅开阔了视野,也给教师以鼓励和温暖。

《大华报》博大精深的知识深深地吸引了我,使我原本不明朗的理想豁然开朗。 考入大学,报考中国语言文学系,毕业后成为一名作家。 让我用文字的力量,批判当下的恶,歌颂善。 所以,《华报》有我青春的足迹,有我青春的理想,是我为理想奋斗的缩影。

小小的《华报》陪伴我走过了40多年的风风雨雨。 虽然书刊种类繁多,网络小说一应俱全,但我还是深爱着我的《华文报》。 语言报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