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就与汉语建立了“骨肉关系”

学习语言不仅仅是为了掌握一种工具,更是为了建设和建设一个人的精神家园。 教语文不能分德,引导学生学习人文思想才是最有价值的

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 青少年正处于精神发展的关键时期,最重要的教育是“点亮生命之灯”,树立民族精神之根、爱国之魂。 优秀的中华文化就是点亮生命之灯的“火种”,是滋养身心成长的优质甘露。

当老师时,我坚持在三个方面引导青少年:

首先是培养青少年对祖国语言的“血肉之躯”。 有些人提倡工具理性,很多孩子只把学中文当成文字的“排列组合”,而忽略了文科的真正价值。 一个民族要生存和发展,文化是不变的根基。 母语语言文字是文化的基础,是民族生活的百科全书,蕴含着我们民族的智慧和思维方式。 我们有曹操的《观沧海》“日月之行,若出之。星辰璀璨,若出之”这样宏观的宇宙思维方式; ,一个字“吵”叫蜂蝶。 汉字是具体的、灵活的、有弹性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新事物的诞生,象形汉字有了自己的创作空间。 “车”字的旁边几乎可以包含“车”的所有种类和部件,从牛车、马拉车,到现代的电车、汽车、火车……

作为语文老师,我一直认为古诗朗诵很重要。 80年代初,我自己编写了校本教材,让学生朗诵古诗文。 这些古诗词涉及面广,反映了我国民族文化的方方面面,包括壮丽的山河、四季的风光、天地人情。 他们通过语言将我们民族的思维方式和文化传统具体化和表达出来。 小学的孩子还小,像唱山歌一样背诵就能体会到形、声、义之美。 形之美赏心悦目,时而雍容华贵,时而挺拔奔放,形于笔墨,给人以愉悦; 通过阅读,孩子们可以逐步走进中华文化的宝库,感受它的灿烂、丰富、博大、博大。

学习语言不仅仅是为了掌握一种工具,更是为了建设和建设一个人的精神家园; 对语言的认同关系到中国人的身份认同。 朗诵古诗文的目的是让学生从小熟悉和热爱自己的母语,真正感受到自己的思想和言语与民族文化息息相关,从而建立起“血肉相连”的关系。 “用我们的语言。

二是引导青年从常青经典中汲取思想结晶和智慧。 优秀的经典经过无数次的洗涤筛选,是一个民族源源不断的精神力量。 他们生活在时间的深处,生活在当下:像一条鱼,不仅游在春秋战国的江河里,也游在我们当代生活的水里。 比如,孔子在《忠恕之道》中解释宽恕之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求你眼里要有别人,你才能 不愿意做的事,强迫别人做,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和”思想的体现。

教语文课不能只注重“知识点”,重点轻德。 引导学生学习其中的人文思想是最有价值的。 曾子说:“士不能没有毅力,任重而道远,仁为己任,岂不太重要?死后,岂不是太远了?” 那时候的知识分子要坚强,要有韧劲。 实现“仁”的理想,任重而道远,不是一生可以完成的。 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创造性地改造和利用它。 梁启超先生曾说:“人生于天地之间,各有其责。知其责者,为人之始;尽其责者,为人之终。” 认清自己的责任,做到知行合一。 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让具有悠久文明历史的中华民族在现在和未来更加辉煌。 年轻的朋友们也需要有上进心,意志坚强,有上进心。

第三点是重视榜样的力量。 孩子的成长需要榜样,什么样的人做偶像关系到人生道路的选择。 我很重视圣贤的榜样力量。 通过生动的形象,传达出中华文化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精神,以及任劳任怨、百折不挠的精神品格。 如屈原“虽九死而无憾”,范仲淹“先忧天下之忧,后享天下之乐”,陆游“虽卧孤村”,但“仍 想想为国保卫轮台”。 《铁马冰川坠梦》。 作为中华民族的子孙,我们理应感到自豪和自豪。 学生若能从小学习这样的榜样,在心中树立这样的偶像,一定有大天地、大格局。

用中华文化之火,点亮孩子们的生命之灯,就是要从小树立民族精神之根、爱国之魂,把个人的学习、成长、命运与国家紧密联系起来 祖国的复兴与繁荣昌盛。 如果他这样做了,他就能做一个正直的中国人,他一定会在坚定“中国立场”的同时“放眼世界”,为祖国做出贡献,也有为人类做贡献的志向。

(本报记者姜红兵采访整理)

于毅,1929年出生,1951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教育系,现任上海市名誉校长 杨浦高级中学。 《育毅语文教育随笔》等。 1978年成为国家首批语文特级教师,获全国教书育人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等多项称号。 2018年12月,被评为党中央、国务院表彰的改革先锋。

本文来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s://app.cyol.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