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邀约|乐兵:我与《华报》的缘分

乐冰,安徽宣城人,80年代中学生诗人,《中国报》作者。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海南省诗社副主席,海口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作品曾发表于《人民文学》、《诗歌》、《北京文学》、《清明》等核心期刊,部分小说发表于《中国作家》。

作为国内有影响力的报纸,《华文报》在我的文学创作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中学时期,它为我打开了一扇文学的窗口,培养了我对文学的兴趣。

黄金邀约|乐兵:我与《华报》的缘分

20世纪80年代,《华文报》发行量高达200万份,是很多中学生深思熟虑的读物。 记得1984年,《中国新闻》用整版刊登了我的两篇散文和两首诗,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收到了200多封读者来信。 1986年,中国报社创办《中学生文学》杂志,第五期刊登了我的诗作《春天,我祝福少男少女》。 当时的主编任彦军先生一直对我寄予厚望,给我写了很多信,给我鼓励和鞭策。 记得任老师曾在一封信中告诫我,“莫使鹰展翅如鸡”。

20世纪90年代初,我只身来到海南创业。 除了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一些书外,我还在书里放了几封任老师写的信。 当我在生活中遇到挫折时,是任老师的来信给了我力量; 在我孤独无助的时候,是任老师的来信给了我安慰。 但是,由于创业初期经常租房搬家,我和任总渐渐失去了联系。

2013年1月下旬,我在网上发帖找任老师。 几天后,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诗人姜宏伟发给我的。 他告诉了我任老师的电话号码。 于是,我立即给任老师发了短信,简单介绍了自己的近况。 三分钟后,任老师打来电话。

“老师,您还记得我吗?” 我在电话里问。

“你怎么不记得了?你是安徽人乐冰。” 任老师也显得很激动。

那一刻,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27年了,老师还记得我,我能不激动吗?

“老师,我苦苦寻找您!我在网上发帖,到处找您,今天终于找到您了!”

“我也很想您,欢迎 来山西做客吧!”

电话中,我们聊起了工作和生活。 那天下午海口好暖和,我很开心。

我可以自豪地告诉大家:《华报》是我文学的起点,任彦军先生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

恭喜《华文报》,也恭喜任彦军老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