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报杯直播总决赛全国特等奖作文|夜谈巴山

夜谈巴山,别梦圈里冷——

围绕“朋友圈”话题写作

左朝阳

已经忘记这样过了多久,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墙上的钟声响起,响彻这昏暗寂静的黎明,道道又道道,年复一年,‍‍遇见这样的清醒 突如其来的世界,‍‍日复一日等待荒唐。 ‍‍
2030年,‍‍30​​岁,通宵狂欢,换杯之后,浓浓的黑色笼罩着我,就像跳跃的酒吧,让人陶醉却又无法抗拒醒来后的空虚。 眼前一片迷离,唯有眼前能触及的世界,冷得刺骨。 不,有一缕光,一缕暖,属于我的,我打开手机,那光只属于我,足以照亮眼前厚重的黑暗,嗖嗖的声音 ”朋友圈里传出消息,放在心里的是朋友真诚的笑脸。 我看到蛋糕和鲜花,明亮的氛围萦绕着我,那是我的 30 多岁。 我爱这个朋友圈,爱这个朋友圈搭建的世界。 世界很小,小到一起赏月,一起吹烛; 这个世界那么大,大到我的温暖传递给世界,有一种虚情假意……
天色微亮,一缕晨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笼罩了半个房间。 仿佛要将我吞噬一般,我的胃空空如也,打开冰箱想找点吃的充饥,却是空空如也,只有一丝光亮溢出,透着一股空虚的冷意。 我想冲杯咖啡,但似乎我僵硬的手惹了麻烦,咖啡豆撒了一地。 他们似乎在嘲笑我,嘲笑我的孤独,嘲笑我的恐慌。 不,我很好,我爱这个温暖的世界。 晴天有风,阴天有雨,真正的清新之感。 我拿起床边的手机,又看了一遍朋友圈。 多么美好,世界是我的。 我在加州吻过海里嬉戏的海豚,在澳大利亚拥抱过觅食的袋鼠,在青藏高原看过奔跑的藏羚羊。 隔着屏幕,都历历在目,这个世界是我的……
心中总会闪过一丝惊慌,离开了这个房间。 晨风吹过的路上,低头刷朋友圈,难免撞到路人,才发现是不期而遇的老朋友。 我们相视一笑,片刻的欢笑,却是匆匆的沉默。 正是因为我们在朋友圈里太熟悉了,才会在现实中产生如此模糊的疏离感。 空气中仿佛结了一层冰,还好我们的指尖是热的。 ,打开朋友圈,就像彼此的朋友圈一样,是一种独特的默契,让我们在撞上冰山后从容逃生? 挥手告别,浑浊的泪水涌上心头,也许我们最好通过朋友圈去触碰彼此的生活,与其让这冰封住我们的友情,不如在心慌时以此来安慰自己,一起笑 眼泪。
我把手机调成静音,在凝滞的空气中吃完早餐。 我想离开这个最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回家。 虽然很冷,但很熟悉。 打开朋友圈,看到爸爸发来消息说在医院。 病房照片。 你在演戏吗? 问了才知道,妈妈的病情又加重了。 怎么会这样? 我在朋友圈里关注我的父母,他们那么年轻,那么有活力。 泪如黄河决堤,将我淹没在悔恨之中,一直都很好,永远不会老,怎么可能呢? 赶紧订了回家的车票,赶到病床的时候,心里已经比家乡的感觉还胆小了。 我的双腿沉甸甸的,苍老无助,就像干涸湖边的一棵胡杨。 怎么会这样? 眼泪仿佛不自在,朋友圈里的往事浮现在眼前。 这条朋友圈是加了滤镜的朋友圈,看起来像一把镀镍的断戟,像重建的庞贝古城,五光十色,却失去了它该有的模样。 我慌了,眼前蒙上了一层雾气,笼罩着的是别人想让我们看到的朋友圈,而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
幸运的是,妈妈的病情并不严重。 我这才松了口气,赶紧赶回了我居住的城市。 我以为这几天不联系微信,一定人山人海,但是我完全错了。 一条条信息显示老友退出微信,我慌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塌了。 曾经引以为傲的温暖,朋友圈只是纸做的城堡,冠冕堂皇的外表下隐藏着生锈破败的灵魂。 虽美,却空虚,让人找不到与现实相接的出口。
干脆离开这个朋友圈,离开流云流水不见波澜的世界,任性地过生活,去看清风吹过的田野,晴天时花开满树; 下雨时湖面泛起涟漪; 去坐在公园的木凳上,仰望远处少年在蓝天上放飞的风筝; 与父母周游世界; 拒绝太多空洞的承诺,留下他真实的笑声,或邀请两位老朋友,你度过一个安静的下午,文胡祖明畅谈我们的过去和未来。 生活是美好的,别忘了活得真实自然。
丢掉滤镜,放下虚假,走遍天涯海角,走遍天涯海角,总有故乡。

山东省诸城一中三年级学生左朝阳在第20届“华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比赛现场决赛中获得全国特等奖。

夜谈巴山,别梦圆圈冷
——

围绕“朋友圈”话题写作

左朝阳

已经忘记这样过了多久,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墙上的钟声响起,响彻这昏暗寂静的黎明,道道又道道,年复一年,‍‍遇见这样的清醒 突如其来的世界,‍‍日复一日等待荒唐。 ‍‍
2030年,‍‍30​​岁,通宵狂欢,换杯之后,浓浓的黑色笼罩着我,就像跳跃的酒吧,让人陶醉却又无法抗拒醒来后的空虚。 眼前一片迷离,唯有眼前能触及的世界,冷得刺骨。 不,有一缕光,一缕暖,属于我的,我打开手机,那光只属于我,足以照亮眼前厚重的黑暗,嗖嗖的声音 ”朋友圈里传出消息,放在心里的是朋友真诚的笑脸。 我看到蛋糕和鲜花,明亮的氛围萦绕着我,那是我的 30 多岁。 我爱这个朋友圈,爱这个朋友圈搭建的世界。 世界很小,小到一起赏月,一起吹烛; 这个世界那么大,大到我的温暖传递给世界,有一种虚情假意……
天色微亮,一缕晨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笼罩了半个房间。 仿佛要将我吞噬一般,我的胃空空如也,打开冰箱想找点吃的充饥,却是空空如也,只有一丝光亮溢出,透着一股空虚的冷意。 我想冲杯咖啡,但似乎我僵硬的手惹了麻烦,咖啡豆撒了一地。 他们似乎在嘲笑我,嘲笑我的孤独,嘲笑我的恐慌。 不,我很好,我爱这个温暖的世界。 晴天有风,阴天有雨,真正的清新之感。 我拿起床边的手机,又看了一遍朋友圈。 多么美好,世界是我的。 我在加州吻过海里嬉戏的海豚,在澳大利亚拥抱过觅食的袋鼠,在青藏高原看过奔跑的藏羚羊。 隔着屏幕,都历历在目,这个世界是我的……
心中总会闪过一丝惊慌,离开了这个房间。 晨风吹过的路上,低头刷朋友圈,难免撞到路人,才发现是不期而遇的老朋友。 我们相视一笑,片刻的欢笑,却是匆匆的沉默。 正是因为我们在朋友圈里太熟悉了,才会在现实中产生如此模糊的疏离感。 空气中仿佛结了一层冰,还好我们的指尖是热的。 ,打开朋友圈,就像彼此的朋友圈一样,是一种独特的默契,让我们在撞上冰山后从容逃生? 挥手告别,浑浊的泪水涌上心头,也许我们最好通过朋友圈去触碰彼此的生活,与其让这冰封住我们的友情,不如在心慌时以此来安慰自己,一起笑 眼泪。
我把手机调成静音,在凝滞的空气中吃完早餐。 我想离开这个最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回家。 虽然很冷,但很熟悉。 打开朋友圈,看到爸爸发来消息说在医院。 病房照片。 你在演戏吗? 问了才知道,妈妈的病情又加重了。 怎么会这样? 我在朋友圈里关注我的父母,他们那么年轻,那么有活力。 泪如黄河决堤,将我淹没在悔恨之中,一直都很好,永远不会老,怎么可能呢? 赶紧订了回家的车票,赶到病床的时候,心里已经比家乡的感觉还胆小了。 我的双腿沉甸甸的,苍老无助,就像干涸湖边的一棵胡杨。 怎么会这样? 眼泪仿佛不自在,朋友圈里的往事浮现在眼前。 这条朋友圈是加了滤镜的朋友圈,看起来像一把镀镍的断戟,像重建的庞贝古城,五光十色,却失去了它该有的模样。 我慌了,眼前蒙上了一层雾气,笼罩着的是别人想让我们看到的朋友圈,而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
幸运的是,妈妈的病情并不严重。 我这才松了口气,赶紧赶回了我居住的城市。 我以为这几天不联系微信,一定人山人海,但是我完全错了。 一条条信息显示老友退出微信,我慌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塌了。 曾经引以为傲的温暖,朋友圈只是纸做的城堡,冠冕堂皇的外表下隐藏着生锈破败的灵魂。 虽美,却空虚,让人找不到与现实相接的出口。
干脆离开这个朋友圈,离开流云流水不见波澜的世界,任性地过生活,去看清风吹过的田野,晴天时花开满树; 下雨时湖面泛起涟漪; 去坐在公园的木凳上,仰望远处少年在蓝天上放飞的风筝; 与父母周游世界; 拒绝太多空洞的承诺,留下他真实的笑声,或邀请两位老朋友,你度过一个安静的下午,文胡祖明畅谈我们的过去和未来。 生活是美好的,别忘了活得真实自然。
丢掉滤镜,放下虚假,走遍天涯海角,走遍天涯海角,总有故乡。

山东省诸城一中三年级学生左朝阳在第20届“华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比赛现场决赛中获得全国特等奖。

夜谈巴山,别梦圆圈冷
——

围绕“朋友圈”话题写作

左朝阳

已经忘记这样过了多久,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墙上的钟声响起,响彻这昏暗寂静的黎明,道道又道道,年复一年,‍‍遇见这样的清醒 突如其来的世界,‍‍日复一日等待荒唐。 ‍‍
2030年,‍‍30​​岁,通宵狂欢,换杯之后,浓浓的黑色笼罩着我,就像跳跃的酒吧,让人陶醉却又无法抗拒醒来后的空虚。 眼前一片迷离,唯有眼前能触及的世界,冷得刺骨。 不,有一缕光,一缕暖,属于我的,我打开手机,那光只属于我,足以照亮眼前厚重的黑暗,嗖嗖的声音 ”朋友圈里传出消息,放在心里的是朋友真诚的笑脸。 我看到蛋糕和鲜花,明亮的氛围萦绕着我,那是我的 30 多岁。 我爱这个朋友圈,爱这个朋友圈搭建的世界。 世界很小,小到一起赏月,一起吹烛; 这个世界那么大,大到我的温暖传递给世界,有一种虚情假意……
天色微亮,一缕晨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笼罩了半个房间。 仿佛要将我吞噬一般,我的胃空空如也,打开冰箱想找点吃的充饥,却是空空如也,只有一丝光亮溢出,透着一股空虚的冷意。 我想冲杯咖啡,但似乎我僵硬的手惹了麻烦,咖啡豆撒了一地。 他们似乎在嘲笑我,嘲笑我的孤独,嘲笑我的恐慌。 不,我很好,我爱这个温暖的世界。 晴天有风,阴天有雨,真正的清新之感。 我拿起床边的手机,又看了一遍朋友圈。 多么美好,世界是我的。 我在加州吻过海里嬉戏的海豚,在澳大利亚拥抱过觅食的袋鼠,在青藏高原看过奔跑的藏羚羊。 隔着屏幕,都历历在目,这个世界是我的……
心中总会闪过一丝惊慌,离开了这个房间。 晨风吹过的路上,低头刷朋友圈,难免撞到路人,才发现是不期而遇的老朋友。 我们相视一笑,片刻的欢笑,却是匆匆的沉默。 正是因为我们在朋友圈里太熟悉了,才会在现实中产生如此模糊的疏离感。 空气中仿佛结了一层冰,还好我们的指尖是热的。 ,打开朋友圈,就像彼此的朋友圈一样,是一种独特的默契,让我们在撞上冰山后从容逃生? 挥手告别,浑浊的泪水涌上心头,也许我们最好通过朋友圈去触碰彼此的生活,与其让这冰封住我们的友情,不如在心慌时以此来安慰自己,一起笑 眼泪。
我把手机调成静音,在凝滞的空气中吃完早餐。 我想离开这个最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回家。 虽然很冷,但很熟悉。 打开朋友圈,看到爸爸发来消息说在医院。 病房照片。 你在演戏吗? 问了才知道,妈妈的病情又加重了。 怎么会这样? 我在朋友圈里关注我的父母,他们那么年轻,那么有活力。 泪如黄河决堤,将我淹没在悔恨之中,一直都很好,永远不会老,怎么可能呢? 赶紧订了回家的车票,赶到病床的时候,心里已经比家乡的感觉还胆小了。 我的双腿沉甸甸的,苍老无助,就像干涸湖边的一棵胡杨。 怎么会这样? 眼泪仿佛不自在,朋友圈里的往事浮现在眼前。 这条朋友圈是加了滤镜的朋友圈,看起来像一把镀镍的断戟,像重建的庞贝古城,五光十色,却失去了它该有的模样。 我慌了,眼前蒙上了一层雾气,笼罩着的是别人想让我们看到的朋友圈,而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
幸运的是,妈妈的病情并不严重。 我这才松了口气,赶紧赶回了我居住的城市。 我以为这几天不联系微信,一定人山人海,但是我完全错了。 一条条信息显示老友退出微信,我慌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塌了。 曾经引以为傲的温暖,朋友圈只是纸做的城堡,冠冕堂皇的外表下隐藏着生锈破败的灵魂。 虽美,却空虚,让人找不到与现实相接的出口。
干脆离开这个朋友圈,离开流云流水不见波澜的世界,任性地过生活,去看清风吹过的田野,晴天时花开满树; 下雨时湖面泛起涟漪; 去坐在公园的木凳上,仰望远处少年在蓝天上放飞的风筝; 与父母周游世界; 拒绝太多空洞的承诺,留下他真实的笑声,或邀请两位老朋友,你度过一个安静的下午,文胡祖明畅谈我们的过去和未来。 生活是美好的,别忘了活得真实自然。
丢掉滤镜,放下虚假,走遍天涯海角,走遍天涯海角,总有故乡。

山东省诸城一中三年级学生左朝阳在第20届“华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比赛现场决赛中获得全国特等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