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仲玉老师关于“大学语文”的问题,还在等我们解答

先生。 徐仲玉。 上图

我生得太晚了。 我虽然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却没能上过徐仲玉老师的课。 真是一辈子的遗憾。 今天凌晨,徐仲玉先生逝世,享年105岁,令人痛心。

徐仲玉老师关于“大学语文”的问题,还在等我们解答

王先生丰厚的学术成就和高尚的品德在此无需赘述,但不得不提的是他主编的《大学语文》。 1981年,由徐仲玉主编的全国第一部《大学语文》教材问世。 40年来,仅全日制本科生教材《大学语文》就发行了3000多万册。

值得铭记的,不仅是教材的流通,还有编写《大学语文》的初衷。 在本书的序言中,有这样一段话:“现在很多大学生的汉语水平都很低,试问,如果连最基本的武器都掌握不了,怎么能正确理解科学知识,完美表达科研成果呢?” 祖国语言?”

1978年,另一位主张恢复“大学语文”课程的苏步青就任复旦大学校长后也曾表示:“如果允许分开招生,我的意思是先考语文 每节课,考完试卷,不合格,后面的科目就不考了,语文不行,别的也学不了。”

然而,目前的现实是语文的地位逐年下降,已经退出了教育的中心舞台。如果说中学语文的重要性不能因为高考的指挥棒还在, 那么大学语文的价值几乎被遗忘了。越来越多的大学把大学语文从必修课改为选修课,甚至完全取消。我的朋友中,有不少是国家重点大学毕业的,但他们 有 对大学中文的印象几乎为零。 这种现象很可能不是偶然的。

最近又到了高考志愿填报的季节。 不出所料,在热门专业排行榜上,文科专业的竞争力不值一提。 事实上,过去几年,“理科生看不起文科生”的观点屡屡出现在舆论场上,并逐渐深入人心。

这其中的原因并不复杂。 无论是从就业还是“钱途”的角度,文科专业都不占优势。 文科专业都这样,更何况是很多人认为没有实用价值的大学语文? 令人担忧的是,大学“失语症”或将不可避免。

回想当年,徐仲玉先生之所以主张恢复大学语文课程,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高校的文化素质教育与专业教育严重脱节,而且 大学生普遍存在人文知识匮乏、文化素养不足的问题。 那么,时隔30多年,这种局面是否得到了扭转? 这个问题总是让人的心往下沉。

说起许仲玉老师,人们总会想起一件往事——他在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时,宣布所有在华东师范大学取得成绩的学生 写作可以用文学作品代替毕业论文。 此举一改以往死板的单一考试要求,激发了学生的创作热情。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之所以成为80年代作家的摇篮,与徐仲玉先生的开明决断不无关系。

只是,时不时的,今天的学生还能坚持人文的理想主义,将自己的创作进行到底吗? 如果功利主义的价值取向太强,即使许仲禹先生像许仲禹先生一样博学多才,心胸开阔,他能保护好年轻一代吗?

毋庸置疑,在中小学校园里,看英文、学奥数的学生远远多于看语文课本的学生。 应该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即使在短至百字的朋友圈和微博发言中,也无法流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要学中文? 中文对中国社会的意义是什么? 这是徐仲玉先生留给我们的一个问题。 如果这位大师去世后,我们只记住他的名字,而不愿意实践他的理想,那么所谓的纪念就没有用了。

《大学语文》36年风雨历程

今年3月2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发布寻找《大学语文》(第五版)的消息,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朋友圈都被这条“找旧课本”的消息刷屏了。 甚至有人笑称:“太可怕了,大概半个中国都在帮你找《大学语文》。”

通过这次寻书,人们不仅回忆起了各个版本的《大学语文》 上大学时的母语教育,也把人们的目光拉回了改革开放30年来的高等教育。

《大学语文》36年风雨历程

为此,《解放日报》特稿部特意采访了徐仲玉先生等主编、副主编,以及《大学中文》的几位编辑。

以下为《解放日报》的专题文章报道——

102岁的徐仲玉扬起笑脸说:“真热闹。”

在他旁边的还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社长王彦和编辑范耀华博士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文坛名人徐仲玉教授逝世。 你还记得他写的《大学语文》吗?

近日,一则新闻称“南京大学校友、文坛泰斗、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终身教授徐仲玉先生逝世,享年 105”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

不少网友纷纷表示对这位老先生的深切怀念:

文坛名人徐仲玉教授逝世。 你还记得他写的《大学语文》吗?

也许你以前不认识他,但你可能学过他主编的《大学语文》。 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位和蔼可亲的教授吧。

徐仲玉,1915年生于江苏江阴,著名文艺理论家、文学家、语言教育家,终身教授,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名誉主任。 着有《鲁迅遗产探析》、《论古代文艺创作》、《激流中的探索》、《徐仲玉文选》、《美国印象》等,主编文学研究丛书7套 、大学教材《大学语文》、《大学写作》、古代文学选集等5部。 1981年,由许仲玉主编的全国第一部《大学语文》教材出版。 40年来,仅全日制本科生教材《大学语文》就发行了3000多万册。

许仲玉在家

1915年,许仲玉出生在江苏江阴一个贫穷的中医家庭。 从省立无锡中学师范部毕业后,徐仲玉当了两年小学教师。 1934年以服役证考入国立山东大学中文系。 7月7日事变后随校转学,转至重庆国立中央大学完成本科学习。 随后进入国立中山大学文科研究院攻读两年研究生。 毕业后留校任教。 此后,他一直教书育人,从未离开过学校。

如何振兴大学语文

[文化时评]

近日,“大学中文之父”徐仲玉教授的逝世,引起了人们无尽的哀思和追思,也让人们 关注那个经久不衰的话题——大学语文是什么,大学语文是为了什么? 从西南联大的汉语到今天大学的汉语,虽然在不同时期被赋予了不同的名称,但毋庸置疑,汉语在当代人普遍人文素养的培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先生。 徐仲玉30多年前在《大学语文》序言中指出:“大学开设语文课意义重大”。 在他的倡导下,大学语文中断了几十年,重新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重新建立起来。 在大学课堂上提供。 不过,关注语文教学的人会发现,与开课时的火爆场面相比,近年来由于种种原因,国内一些高校,尤其是理工类院校,要么取消了大专 中国人,或者说实际上被边缘化了,大学中文已经变得鸡肋了。 尴尬的存在。 对于这种情况,许仲玉先生明确表示,大学不应该像高等教育机构一样“失语”。 那么,大学如何才能“不失语”呢? 大学语文如何焕发青春?

工科院校对自己的优势专业有着执着的追求,尤其是面对激烈的就业竞争和现代快节奏生活的压力,往往过于追求实用主义和理性主义。 客观地说,大学语文教育不能直接创造物质财富,也不能对就业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 但它的人文精神却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人生追求和价值取向。 理工类院校在保持学科特色的同时,要加强学生人文素质的培养。

语文教学不是停留在旧纸上,也可以是现代的、有趣的。 通过运用影音影像、网络邮件等现代教学手段,大胆尝试并成功实施教学措施改革,特别注重在一线教学中引进最新科研成果,努力 从跨学科融合的角度切入“中国问题”,解构常态下的非正常状态,再现非正常状态下的正常思维方式,贯通古今经典,激发学习兴趣。 “活”的人文理念,是为教育增添情趣,激发青少年学子思考生命、生命、灵魂、精神,活跃头脑、大脑,感知经典,博采众长,知行合一, 从而为他们以后的工作和学习打下必要的基础。 精神基础。

大学语文一定要“活”。 所谓“活的”人文,就是取自“源头活水”。 着重强调大学语文课文来源于鲜活的生活,最打动人心的是它讲的是心灵,是情怀。 大学语文课程是一般知识课程,而不是非科学知识课程。 它们是“大学”中文课程,而不是“高级高级”中文课程。 它们是既有学习考核底线又没有学习兴趣上限的平台课程。 因此,我们可以提倡独立思考,反对套路文章,强调见解; 提倡古为今用,反对急功近利,强调文化传承。

大学语文应提倡“分享”教学法。 所谓“分享式”,取自《孟子·忠于心》“引而不言,若你也”。 一方面,以往课堂教学往往以教师为主,容易造成“满堂灌水”。 这样,往往台上老师慷慨激昂,台下学生昏昏欲睡; ,其教学效果可想而知。 为此,在当今信息时代,大学语文学习应提倡师生双元共生。 教师以引导学生为目的,注重自主性,强调分享意识,加强对话与互动,注重理解与启发,最大限度地开展有效的协作讨论与交流。

总之,大学语文很重要。 大学生要会说话,会表达自己,会沟通,会审美。 这些都需要必要的指导和支持。

(作者:北航人文学院教师余树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