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老师的一天:我的时间是如何被耗尽的

我是一名初中一年级的语文老师。 每个工作日从 6:30 开始。 对于一些初三三年级的老师来说,当然只会更早一些。 当初中老师已经第二年了,但我还是不习惯。 每天都睡不够,茶点咖啡之类的茶点也离不开。 然而,茶和咖啡的功效却急剧下降。 有时不得不给自己打一针,提振精神,却又经受不住身心的疲惫。

以某周的周一为例。 因为早上7点55分就要开始早读了,早上很着急很紧张,起床洗漱吃力,发呆15-20分钟才到学校,一心吃早餐,一般到 7点45分左右到办公室,开始正式的工作。 先花10分钟整理晨读任务。 早读一般8点35分结束,但周一需要升旗,所以早读8点20分结束,然后举行升旗仪式,8点45分结束。

我上午有两节课,平时课前整理一下课的思路,剩下的空闲时间可以批改一些作业。 防疫期间,学校要求周检和核酸检测。 每个星期的星期一,我还需要值班老师,就是在每节课间休息的时候,站在课外的走廊上,以防课间发生意外。

12:00左右去吃午餐,午餐时间是唯一比较悠闲的时间。 不过,在食堂里,你也能看到一些班主任,即使是午休时间,依然在接听家长电话,处理班级事务。 午饭后,12:30左右,可以继续批改一些作业。 下午在系里教研,上公开课。 我会重新整理我的讲课内容,把讲课材料打印出来。 教研内容还包括“全校一起读一本书”的阅读分享,需要时间阅读。

整个下午都在教学和研究中度过。 14:00到达教室,带领同学们前往录播教室。 公开课14:10开始,14:50结束。 下课后,我喝了口水,开始集体评课。 第一次评课已经快15:30了。 课后复习,分享阅读,分享感悟。 所以当所有的议程都结束时,已经过了 16 点。

这里说说公开课。 每周至少召开一次教研会,每次至少安排一个下午。 新教师有公开课,一个学年至少有3次。 还有专家培训公开课,至少一个月一次。 另外还有和其他学校的交流班,学校突然安排的公开课等等,都是不定期的,比较少见。

根据课题组和专家的意见,我的公开课需要大修,因为这周的公开课不只是这一次。 周三,我还需要去另一所学校与不同班级进行教学交流。 于是会后,我继续和学科组的老师讨论周三公开课的教学思路。 期间有好几个同学来提问,我只能简单的回答一下。 聊到快结束的时候,已经是16:40了,接下来还要去参加学生的自习。

上完自习课已经是17:20了,然后还要去别的班看延期服务,18:00结束。 这样的自习班和延伸服务督导,一个老师加起来至少一周3次。 这几乎是我唯一能从容解决一些学生问题的时间,前提是班主任或其他老师不需要发言,学校不给学生安排其他课程。 于是我抓紧时间找那些听写没通过、作业没交、班上的题没解的……有时候学生反应慢了或者积累太多了,耽误完了,他们 必须继续。

看完延迟回来继续加班整理公开课的思路,为第二天的课做准备。 晚饭没吃,随便吃点东西就过去了。 直到22:00我才离开办公室。 事实上,我没有完成我的工作,但为时已晚。 回到宿舍,洗漱完毕,已经快23:00了。

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一直到周五。 记得有一个星期五,当我状态不好的时候,上课突然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时,我会惊出一身冷汗,满脸通红,自惭形秽。 还好,面具是一种掩饰,但我知道,同学们心里是知道的。

匆忙似乎成了一种习惯,疲惫似乎成了一种生活方式。 不过,和以前当小学班主任的经历相比,似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那时候几乎每天都在进行各种非教学任务,通过家校群传达给家长,让家长打卡这个,接龙那个,今天填这个信息,下载那个 明天app,真是尴尬。 我知道大多数父母是不情愿的,但是为了孩子,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我当时想的是,能有老师的尊严,心无旁骛地教书就好了。 现在,我的结论是:教中小学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的时间总会这样或那样用完。

(作者为教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云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