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标落地:语文如何从“语言能力”标准发展到“核心素养”标准

中国人的核心素养由语言、思维、审美、文化四个关键词组成。 语言是载体,思维是途径,审美是品位,文化是目的。 为了便于确立教学目标,便于教学,核心素养可以简化为以语言为载体的爱与思想。 有专家提炼得更简洁:表达力和思维力。 思想就是信仰,信仰是爱的核心。

语言本来是反映生活的,但长期以来,由于工具理论的影响和教师素养的局限,语言远离生活,没有机会重塑自我生活,这 让原本有趣的话题变得没有乐趣。 而由于考试的鉴别功能较差,它已成为高考中的一个无足轻重的科目。 这造成了儿童普遍缺乏语言文化素养,严重影响了社会文明程度和公民的幸福指数。

新课标落地:语文如何从“语言能力”标准发展到“核心素养”标准

如何将语言实践与自我生活建构相结合,培养孩子爱与思的核心素养?

语言练习必须唤醒孩子的体验

伟大的教育家苏霍姆宁斯基曾经试验过这样的语言活动。 他带孩子到森林里学习语言,把观察和语言表达结合起来,鼓励孩子用准确的语言表达观察的对象及其特点。 他们非常高兴,非常有动力,发现森林如此美丽。

从语言到生活,从文字到情境,是语言兴趣的源泉,是培养想象力的天然基地,但有多少老师把语言实践变成了想象的游戏? 有多少孩子在语言实践中感受到了想象和体验的乐趣?

语言是智慧的眼睛,让孩子发现世界的美好; 语言是翅膀,让孩子在想象的世界里翱翔; 语言是爱的呼唤,启迪孩子美好的情怀; 语言是一把金钥匙,打开思维的神秘世界……

阅读是去自我体验的世界,沿着文字的路径发现自我。 这是一个神奇的搜索。 在作者的引导下,安静的心被感动了。 感动,是唤醒自我体验的情感,是发现生活的诗意,是与作者达成美好的交流。

因此,阅读也是沿着文字的路径走向作者的远方,将两个世界融为一体。

然而,动人的美景却并不容易欣赏。 它是阅读的里程碑,也是质量的考验。 需要长时间的阅读和探索,慢慢积累文字质量,培养平和的心态,进而达到动人的美好境界。

感动觉醒的体验,不是对原有体验的简单再现,而是升华为新的体验。 由于文本的影响和自我创造,新的经验是理性的认识,积累为自我思考。 因此,读书是文化智慧的培养,是新生活的重塑。

搬家的差别很大,搬家的路很远。 当感动非常敏感和深刻时,自我就有了深刻的品质。 当亲情触动五十次,触动便达到信仰的巅峰,成为人生的重要内涵。 当各种爱情的信仰丰碑矗立在人生的原野,读书将铸就人生发展的道路,预示着美好的未来。

两个孩子一定是学习的主人

可见,读书是一个人远行,是一种高度独立的事业,是对自己的追寻和重构 生活。 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老师的严重干扰,导致阅读与爱与思的核心素养毫无关系,因为孩子没有深入的注意力,就没有深入的体验和思考。 识字从何而来?

这是现实教学的核心问题,具体体现在两种教学方式:讲授法和“启发式”

讲授法是灌输法。 老师先研究课文,把课文中的知识提炼成一系列的教条,再传给孩子。 老师可能讲得精彩,孩子可能听得津津有味,但阅读能力和识字能力一文不值,根本无法培养。 除了独立阅读之外,没有其他提高读写能力的方法。 老师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垄断课堂,剥夺孩子读书的权利,还“对老百姓说错话”。

老师反驳说,学生既然不会读书,不讲怎么办? 很简单,告诉孩子怎么读书,督促孩子独立阅读! 正因为看不懂,才需要看!

所谓“启发式”,就是把课文分解成碎片化的问题,带着很多问题问孩子。 看似热闹,实则肤浅,因为那些零碎的问题很容易回答。 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思维活跃的课堂。 其实对孩子影响不大。 就是问题的频繁干扰,孩子的注意力是肤浅的,思维是肤浅的,深层次的触动更是奢侈。

这种对话式阅读一度流行,被公认为真理。 其实,只要对学生进行调查,就会发现根本没有对课文进行深入的阅读,无论是情感还是思维,都非常肤浅。 如果讲课是无效的课堂,那么启发式教学也是无效的课堂。

只要老师离开了老师,孩子面对课文就会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读。 这有力地表明,启发法是让孩子们依附于老师的方法,而不是教他们阅读的方法。

只要老师有过深度阅读的体会,就不难理解,只有在安静的教室里,心平气和,进行相当完整的默读,才能深深地感染孩子,体验 可以起死回生,想象可以飞翔,从而积累情思素养。

因此,一节课一个问题就够了,最多两个问题,这样孩子才能有完整深入的学习,对问题的回答才会有意义。

所以,学生必须是学习的主人,而教师只能是学习方法的引导者。

三、老师是学习方法的引路人

怎么读,怎么写,这绝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但老师不一定能回答 它在他的一生中都很好。 问题是老师没有自觉地学法,连自己也不知所措。

读书不仅有理解、记忆、分析、综合、比较等逻辑思维,还有想象思维,还有神秘的灵感直觉思维,是一种三维、多维的思维 . 同时还有情感体验,情感与想象密切相关。 要回答如何阅读这个问题并不容易。

阅读差异很大,每个读者都有阅读个性。 如何在尊重普遍规律的同时鼓励个人阅读,也是一个极难解决的问题。

作文是语言的创造,思维和情感是比较复杂的,如何写出一篇优秀的作文,不仅关系到阅读素养,更关系到天赋; 不仅与思维有关,还与情商有关; 不仅取决于语言素养,更取决于人格品质。 怎么写的问题就更难解决了。

不仅如此,老师在指导方法的同时,还要指导如何做人。 他们是人生的导师,因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必须培养自知之明的文化智慧。 所有的语言实践都必须归结于文化的两个基本问题:自我是谁,它要到哪里去?

如果你想探讨这些问题,请关注!

#一号有新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